林州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至尊神皇 第二百四十八章 解隙

发布时间:2019-10-12 18:17:16 编辑:笔名

至尊神皇 第二百四十八章 解隙

“你来了!”

声音中透露出一股沧桑无比的味道,其中不乏一股威严之色,声音中虽然平淡无奇,似乎早就知道黑影会前来,但是仔细听去还是有着一丝的波动,那丝丝的波动不是别的,而是一种见到亲人的一种喜悦。

黑影听到声音之后,身体猛地一震,手中的火折子差一diǎn落地,目光惊愕的朝着声音来源处看去,黑影总算是隐隐看到了坐这的身影,就在黑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时候,声音再次传来。

“十年了!唉!这转眼即逝的岁月,没想到会是十年!这十年可谓是物是人已非了!”声音中那股沧桑之色更浓,似乎是对以往岁月的怀念,又似乎在埋怨这十年里白驹过隙的瞬间。

“是啊,十年了!十年时间眨眼就消逝了!”黑影无奈的説道,在之前这不速之客的黑影从进来之后便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也没有任何的举动,既没有被主人发现后的尽快逃离,也没有事情败露之后的与主人纠缠一番。诡异的一幕似乎是两个多年未见的好友,在感叹时间的蹉跎,感叹岁月的无情一般。

陡然间,大殿之内变得通体透亮,整个大殿的模样尽显在黑影的眼中,看着和十年前没有一diǎndiǎn变化的大殿,黑影的眼中满是回忆之色。一幕幕场景出现在黑影的脑海之中,回忆和现实渐渐融合在一起,像是时间重回十年前一样,令这个黑影分不清

,此刻是现在还是十年前。

就在黑影还在回忆之中的时候,殿内的主人又开口説道:“来都来了,怎么还遮遮掩掩的,难道还怕我认不出来吗?”

声音传入到黑影的耳中,使得黑影从回忆中清醒过来,黑影眼神复杂的看着坐在木椅上一直背对着他的那个人,缓缓的将裹住自己面貌的黑布取下,一副极为熟悉的面孔出现,不适别人正是夏烨几人的大伯,夏阳的父亲夏侯明。

而就在夏侯明摘下遮住自己面貌的黑布时,那个原本背对着他的人也同时转过身来,夏侯明看着那人的模样和十年前基本上没有任何的区别,唯一的区别便是,原本乌黑的头发上出现几许霜华,眼神深处隐隐显出一丝丝的哀伤,看着眼前这人看似未变实则大变的模样,夏侯明心中不由再次想到了十年前的那个霸气横流、气概非凡的中年男子的人物。夏侯明眼中所看到的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烈元宗当代宗主沈万雄,同样也是夏阳的外公。

“夏侯明见过宗主!”説完之后,夏侯明躬身一拜。

“宗主?唉,还是不要如此生疏的好了!”沈万雄看着一脸恭敬模样的夏侯明,突然想到十年前那个血气方刚的青年才俊,此刻十年已经过去,原本锋芒毕露的青年现在也变得沉稳许多,再也没有了当年的棱角。看着夏侯明沈万雄的脑海中,突然涌现出一道倩影,当倩影出现的时候,沈万雄眼中流露出一丝痛惜和悔恨,更多的是怀念和疼爱。口中喃喃的轻声説道:“柔儿!”

“侯明不敢!还请宗主见谅!”夏侯明依旧恭声説道。

“我知道,你还在恨我,如果不是十年前我的极力阻挠,柔儿也不至于如此,也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十年来忍受着痛苦的煎熬了!”沈万雄突然无奈的看着远处説道。

“侯明并没有怪您,侯明当时也有,只可惜后悔当时不该一意孤行,最后酿成如此惨剧。説到最后还是侯明不好,不仅让宗主承受丧女之痛,而且还在十年里没带着夏阳前来探望他的外公,这一切都是因为侯明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宗主的缘故!还请宗主见谅!”夏侯明对着站在不远处的沈万雄,深深的躬下身子施礼説道。

“已经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不过有一diǎn你説的倒是对极了。”沈万雄看着夏侯明缓缓的説道。

“不知道宗主所説的可是夏阳?”已经猜到了沈万雄所説的事情,夏侯明探寻的问道。

“不错,夏阳虽然是你的儿子,耽误同样是他的亲外公,就算你我之间确实存在着一些矛盾,但是你确实不该不带着夏阳来看我这个从出生就未曾相认的外公!”沈万雄颇为无奈的説道。

“这确实是侯明考虑不周,还请宗主见谅!”夏侯明恭声説道。

“好了,説这些也没用,你还是跟我讲讲这一次为什么没有带着我亲外孙前来吧!听封天长老説,夏阳在前不久竟然拜师,难道你不知道他外公是十大宗门之一堂堂烈元宗的宗主不成!”説到这儿,沈万雄心中不免有些怒火,想想每年,自己都是隐藏在暗处,在极远处静静的看上一眼夏阳,现在倒好,听封天长老説,夏阳被人带到红叶森林之中修炼,红叶森林外围地区虽然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再加上那人敢带着夏阳进入红叶森林,那就代表着这人有足够的能力来面对红叶森林里的情况,可是红叶森林如此之大,他也没有办法,在红叶森林中寻找两个人,所以,一想到两年之内无法见到自己的外孙,沈万雄心中不免就有些怒气。

夏侯明早就从封天长老口中得知了沈万雄对于夏阳拜师这件事情的反应,现在亲身经历之后,虽然沈万雄只是略带一提了夏阳拜师的事情,但是他还是敏锐的从中感受到一些沈万雄对夏阳拜师的不满。想到这儿,夏侯明当即説道:“这是説来话长,原本红叶城三大世家相互制约,一片和睦之色,再加上城主这一方钳制,所以一直以来表面上都是相安无事,可是随着最近两年夏家家事渐盛,表面上三大世家还是和睦相处,背地里却是暗潮涌动,稍有风吹草动便会剑拔弩张。前段时间一次红叶城的天下拍卖行举行了一场拍卖,当时正好我去参加,机缘巧合之下,发现一柄蕴含一丝微弱之‘势’的极品灵器,其他另外两大世家并没有发现这个秘密,所以,夏家以高于极品宝器不多的价格获得,本以为无人得知此事,可是后来,以身作黑袍之人到夏家拜访,当场便将赤羽剑的秘密説了出来,感受着那人修为与家父不相伯仲,可是那极品宝器夏家又不舍得放弃,而就在两方处于极为尴尬的局面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了夏阳几个xiǎo辈躲在隔间,那黑袍之人原本对于赤羽剑是势在必得,可是当他看到夏阳的时候,却又改变了注意,便是要收夏阳为徒。无奈之下,家父与我商量,想到夏家的现状,如果有这样一个固元境高手加入的话,夏家势必如虎添翼,而且那人修为却是了得,所以,无奈之下我们便同意夏阳拜师,当然了,为了预防黑袍人使诈,我们倒也与黑袍人约法三章。这便是夏阳拜师的整个过程!”就这样,夏侯明缓缓的将当时的情景告诉了夏阳的外公沈万雄。

“荒唐,初见之下便将阳儿托付给一个来历不明的黑袍人,而且现在着黑袍人竟然将夏阳带到红叶森林深处,万一夏阳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不仅是你,就连夏家也难逃干系!”沈万雄愤怒不已的説道,他实在没有想到,夏侯明与他父亲竟然会如此草率的答应下来这件事情,想到两年内的时间夏阳将音信全无,这如何能不让沈万雄愤怒无比。

夏侯明知道沈万雄也是担心夏阳的安危,自己何尝又不是这般,可是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就算他们在如何担心也是于事无补,好在家书传讯上説过,夏阳一切安好,想到这儿,夏侯明立即説道:“宗主放心,每月夏阳的师父都会寄些书信到夏家,夏阳在红叶森林一切都还安好,只不过我们也不知道的是,夏阳他们究竟在红叶森林的何处。”

沈万雄听了之后,也明白这件事情已成定局,可是一想到夏阳,沈万雄心中不免还是有些放不下心来,随即无奈的叹息一声,説道:“可怜夏阳吾孙出生之后,便没了母亲,十年之久竟不得相认外公,现在有一人处在如此危险的红叶森林,唉,可怜这孩子了。”

夏侯明一听,猛然间感觉到有些不对的地方,随即想到了什么,惊愕的看着面前的沈万雄説道:“宗主的意思是?”

沈万雄看了一眼夏侯明説道:“你们不带着我外孙前来想看,难道我就不能自己前往探视,只不过每一次都是远处相望,夏阳这孩子倒是和他母亲有诸多相似的地方,唉,也怪我这个做外公的,眼睁睁的看着外孙,却不能相认。”

沈万雄的话证实了夏侯明的猜测,夏侯明心道果然,原来沈万雄果然去过红叶城夏家,只是他们并不知道罢了。想到这儿,夏侯明説道:“两年时间很快,相信两年之后,夏阳就会回到夏家,到时候,我会亲自带着夏阳前来与他外公相认!”

“也只好如此了!”沈万雄不有无奈的説道,随即沈万雄想到了什么一般,看着夏侯明问道:“深夜来此,所为何事?”

夏侯明听到沈万雄一问,这才想起他带到火神宫目的,摸了一下藏在身上的书信,夏侯明説道:“原本是想放下书信,明日便准备离开烈元宗的,没想到宗主您竟然在这里。”

北京京城皮肤医院的网友评价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手术贵吗
北京京城皮肤医院怎么走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可以报销吗
北京京城皮肤医院怎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