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州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一次爱的历程来自父亲的勇气

发布时间:2019-10-09 23:14:42 编辑:笔名

  一次爱的历程——来自父亲的勇气

  尼古拉斯·布尔迪索终于结束了自己第一次艰难的奋斗历史。24岁的后卫把自己的全副精力都放在了和女儿一起为白血病作斗争上。现在他终于获胜了!他可以安心的回到球场上,再次碰触自己心爱的足球。

  “我现在想说的很多。可能你们也注意到了:我从意大利回到了阿根廷。而我以前的采访里只谈到过淡出俱乐部和国家队,而没有说明原因。”布尔迪索在长期的努力即将获得结果时很高兴的回忆起了以往经历那些事的细节。作为一个24岁相距很远的父亲,在这6个月的每一分钟里,他都在阿根廷和女儿安吉丽娜(Angelina)呆在一起(小女孩两岁半了),陪她一起和白血病作战。今天他的女儿终于可以和出生于9月5日的儿子弗库东(Facundo)一起露出健康的微笑。而尼古拉斯也将乘周一的飞机返回意大利,重登绿茵场……

  发生了什么事?

  “去年的一天夜里,当时我正和基利·冈萨雷斯在我意大利的家里等着看一场阿甲联赛,博卡和独立对阵。Pocho的进球打破了平局,2:1。后来停电了,当时我们买了一些批萨还打给CUCHU,让他也一起过来。而正当我们开始大吃大喝时,安吉丽娜摔下了椅子,就像任何孩子摔下来那样,而且撞伤了自己。这次受伤没大问题,麻烦是出现在20天后:第二个月意大利一位着名的神经外科医师告诉我,那个受伤的地方出现了钙化现象,而这是反常的,他告诉我们要对此注意。而当我们11月份复查时医生给了我们同样的建议。而后,我们到阿根廷求助于皮克医生,他是这方面的世界顶级专家,他的作出的回答也一样,后来我们回到意大利后继续留意着这个事。我们还在那里做了X光拍片检查,同时他们建议我们按他的方法去检测。在两地做的检查许多都很普遍的情况下,我们就更倾向于阿根廷。我的妻子于2月20日回到那里,并在3月3日按他的建议实施了切片检查法后,他们确定了我们的安吉丽娜有ninfoma,一种有害细胞。他们研究来源,确定是由白血病引起的病变产生的。”

  方便谈谈这件事中你的感受吗?

  “我从不对这方面的事谈很多,但这次我相信自己能给同样遭遇的人一些帮助。最开始对这种病我是很害怕的,有恐惧感是人之常情,但不是拒绝接受和歧视。这种病症增加很快,甚至可能会片刻之间就染上,但它是能被治愈的!”

  什么时候得知你的安吉丽娜有白血病的?

  “我当时和赶来的父亲在意大利,出席了参加切片手术的医生给了我,那是我生命里最糟糕的时刻。我们抱在一起哭泣,没人知道该怎么做。我下了决定要返回阿根廷。我用租借的方式回到了阿根廷……但我觉得我不能认为那是绝症,做点什么总比什么也不做更好吧。我认为我的女儿应该通过治疗来获得痊愈。”

  为什么你说已经通过了考验?

  “在最初阶段,那一个必须尽快结开心结,决定将来的时间,仅仅是‘她’的原因。为什么这样的事会发生在我头上,我们做了什么过分的事需要遭到这种惩罚……令人惊奇的是我的妻子,她一直坚定的要治好孩子,甚至类似于接近疯狂的状态了。她告诉我:‘我们应该往前看,她一个人是不能度过这个难关的。一切都会有个好的结果。’当我到达布宜诺斯艾利斯时,我摈弃了疑虑开始着手对困难的解决。我们经历了对将来完全未知的6个月煎熬,但是对孩子爱的勇气那么强大,让我们充满了力量和动力。终于在某个疗程后我发现她没有了病变细胞,也许她消瘦了很多,也许她这个秋天过得不愉快,但总算一切都坚持了下来。通常,当他们对他进行化疗时,她总是很乖的配合,因为她想回到家里,和她的兄弟一起玩。她很特别,非常可爱懂事。正因如此她的恢复更加容易。”

  她现在情况如何?

  “最后部分了,再后面就是口服一些药物配合恢复。但是已经完全治好病症了。所以我非常想感谢儿科肿瘤学带头人埃都阿多·迪巴尔医生和意大利医院骨髓移植中心的优秀团队。”

  在那里保持自己的竞技状态的呢?

  “我的状态有所下降。我上次参加集训还是3月份的事了,当时收到了入选对玻利维亚和哥伦比亚比赛阵容的通知。我找佩克尔曼说明了情况,我知道他手上有足够的年轻球员,而且我也只是一个凑数的名额。我已经决定自己停赛6个月了,那是一个极其艰难的决定,因为在意大利我已经恢复了伤病而且开始获得连续的上场机会。但我从不怀疑自己的决定:回到阿根廷,回到我家人的身边。而且我让自己的孩子保留了实现她许多梦想的机会,无论我之前是在意大利还是在这里(指阿根廷本土联赛)比赛,我的未来是由自己掌握的……”

  下滑了很多吗?

  “不可思议疯狂举措的当然结果。在比赛前一天应有的奇怪反应和注意力的集中都随着改变了生活方式而产生了变化,这在以后的日子里还会让人感到痛苦……但我知道怎么来面对这些事。对玻利维亚3月26日的比赛报道是我在球队里最后一次出现(在国际米兰最后一次出现是2月17日,意大利杯3:0击败亚特兰大)。在和佩克尔曼的谈话里我感谢了他的关注,但请他把我排除在对哥伦比亚的预选赛名单外,因为治疗就是从那个星期天开始。我再也没参加别的什么比赛。阿根廷里技术、身体比我好的人很多,球队招入我的话会让我境遇更困难。当时球队上下都很理解我,最后因此让我回家。因此我很感谢何塞和埃都阿多肿瘤医生,后者几乎也是我这段时间里的心理医生,在明天去埃塞伊萨(阿根廷最大的航空港)前向他们表示感谢。”

  真的不确定自己再次为国家队效力的可能性?

  “恩。实际上贝隆告诉我博卡是同意我为球队效力6个月的,但我回答他说治疗将花费我所有的时间,实在没可能为博卡效力。而且我也不能对博卡说:‘我签字,但要在10月才开始比赛。’在这段时间的头几天,我就处理好了工作方面的事,然后就是和妻子一起去诊所报道。当我去汽车站时,碰到了卡洛斯·比安奇,当时他还赋闲在家。他给了我父亲般的亲切拥抱并告诉我如果想打比赛就告诉他,或许他能帮我点忙……但我回答他我不想足球家人两头都不放,最后两头都失去。同时卡洛斯告诉我如果他回到博卡就是没有实践自己的想法,回去是对他们缺乏一种尊重。他知道我需要坚定什么想法。以前,当他还在博卡指导我时,与那个国外门将教练切瓦雷利在谈到我们希望扮演的角色时,他就告诉过我:‘我能告诉你特别的事就是你得作出决定,并且在实施时按照决定的事去做,这样你才不会后悔。’我一直那样做……”

  什么东西让你坚持下来?

  “我能度过这艰难的半年是因为有一个平静的心态。它教会了我坚持不懈,通过小小的电视屏幕……而且球队的比赛播放足以淹没我。世界杯外围赛20强、联合会杯、所有的比赛的结果……那些精华给了丧失信心的我力量。我从未有过这种感觉:我是获得三次解放者杯冠军和四座杯赛冠军的24岁阿根廷人!那给了我很多力量。”

  你不害怕国际米兰和你结束合同?

  没有,因为我了解国际米兰。在意大利米兰几乎所有的一切都和商业挂钩,但是国际米兰更热情,更象是一个家庭,好的不好的都能包容。在我的这件事情上,他们继续容纳了我。教练很喜欢我,主席也告诉我应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莫拉蒂总是保持着谦逊和感性,他们给我提供一切便利去处理事情,还跟我说我应该有必需的时间……我告诉他我会回到球场去报答他们的信任。国际米兰是一个豪门,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去买进新的球员,但是他们只引进了萨穆埃尔,他们还为我在冠军杯中报了名。我希望我们能有所斩获。

  现在有很多事等着去做……

  “是的,但是首先我希望的是重返赛场。足球是我生活中最独特的事情。到2006年1月22号距离我参加纽维尔的测试已经整整10年了。从那时开始足球就是我的一切,到后来我成长为一个男人,有了自己的家庭。现在我希望重新回到起点,重返赛场,重返国家队。我已经忘了过去取得的一切……”

  有那些人打了给你?

  很多人……朋友、以前的队友、马拉多纳也告诉我博卡始终向我敞开大门。甚至有些也来看过我,他们都对我非常好。他们告诉我“我们一起为你的好运和力量祈祷吧”。

  你更应该感谢上帝?

  我一直非常虔诚,不停的祈祷,保持原始的信念。每次有了重要的事情我都会感谢上帝。有时我也会问自己为什么这么多好事都发生在我身上?我从来没想过“马上会发生些不幸的事”。我是带着阿根廷联赛冠军,解放者杯冠军,丰田杯冠军,世青赛冠军离开的。这一切都发生在短短的5年内。现在是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但是我会一直坚持自己的信念。这是一次非同寻常的经历,事情终于在向好的方向发展。现在我想的只是重新回到赛场。

百色娱乐新闻网
行情
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