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州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雨过天晴

发布时间:2019-10-12 19:47:23 编辑:笔名

那天,她看到婆婆领着她的女儿从医院出来,她急急忙忙买些橘子,匆匆忙忙横穿马路。

“燕子,燕子……”她大声喊着。

她走在女儿身边,那一刻,女儿回过头看她一眼,那表情冷漠得好像见到了陌生人似的,没等女儿说一句话,婆婆一把拉过女儿。恶狠狠地说:“别理她,早告诉你不能要她给你的任何东西。”望着婆婆拉着女儿远去得背影,她已不怎么恨她,十几年来,她恨她,可是她终究还是她的目地——逼迫儿子和媳妇离婚。更可悲的是她的目地马上达到。要不是可怜的女儿得了白血病,她才不稀罕见到那个老巫婆。她提着桔子的手微微颤抖,她知道女儿第二次犯病,已经活不了多长时间,两行泪珠顺着她的脸颊滚落。

一年前,女儿得了白血病,她也过着地狱般的生活,夫在婆婆家养着情人,做了十几年家庭主妇,突然之间没了经济来源,她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焦急地东奔西跑,寻找适合自己的工作,经不住耶稣传教者的劝说,她就信上了耶稣,跟上耶稣教徒传教,她的目的还是为了给女儿治好病。那是她在拿出自己一万多元私房钱以后再没办法可想的唯一办法。她盲目地以为耶稣真的能救她的女儿。

晚上九点钟,好长时间没回家的夫突然回来了,她慌里慌张地把传教士给她的馿皮藏进床头柜,然后若无其事地走进客厅,她接过丈夫手里提的苹果袋,放在餐桌,他们什么话也没说,各自呆若木鸡。

“女儿为什么没回来?,她的病到底好没好?”她说着,脸上没一丝笑容,拿起手机随意看看。

“捐款和我的工资全部用完,化疗一点效果没有,如果再借不到钱,只好停止治疗,只能听天由命,和你生活么多年了,难道就连一点办法也没有?”夫从沙发站起来瘦长的脸上一幅阴森森的模样。

“办法我有了,不知道行吗?”她语无伦次地走进卧室,拿出了塑料袋里的馿皮。

“听信耶稣的人说,馿皮加水煮了喝,治疗白血病和再生障碍性贫血特别灵,我们试试。”

他重又坐在沙发,好久他没说话,他不知道她又信上耶稣。母亲总是让他离婚,把那个女人娶进门,那个女人是个老师,每天上下班,母亲好吃好喝伺候着。一直希望那个女人做她的儿媳妇。可是她就是不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他瞟一眼她拿来的馿皮,万般无奈之下,他说:“死马当活马医,先拿去试试吧!”他提上塑料袋,啪地一声关上门。她愣愣地站在客厅中央,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她轻轻的哭泣声。

自从夫有了外遇,女儿就被婆婆领走,衣食住行婆婆全权负责,夫的工资也全部交给婆婆,更可怕的是婆家的人把女儿教得不认她了,见了她跟见了陌生人一样。可怜天下父母心。

半月以后,她听到女儿病情好转得消息,她兴奋地以为馿皮真得能治好女儿的白血病,她想看看女儿,但她总是看不到。思念女儿加上她婚姻的不幸,半年时间长了半数白发,看上去像老了许多,原本就小眼睛,黑皮肤,鼻子有点大,平时沉默寡言,一点不漂亮,更是雪上加霜了。

傍晚她听到开门声,她走到门前,夫回来了,不等她说什么,走进门他说:“燕子的病暂时得到控制,看来耶稣教的偏方起了作用,继续吃看能否治好,还有吗?”

她又拿出一塑料袋,她说:“我想看一下女儿。”

他说:“等我妈同意了再看。或者你在离婚协议书签字。”他门也没关走了。她看看外面,楼道里一片漆黑,传来模糊的脚步声,关上门,她倚门而立,嘤嘤地哭起来。

清早,黎明的白色翅膀已经开始缓缓伸展时,她开始起床,她从衣柜拿出那件好久未穿的白色沙质连衣裙,对着镜子看看自己发红的眼眶,她突然感觉自己不能这样再跟他耗下去,只要他同意把房子给她,她就同意离婚,可是离婚协议书明白地写着,房子是他单位分的福利房,产权属于他,他可以给她五万元的补偿费。她想,如果没有房子,她住哪儿。她父母在她十几岁时死了,她和哥哥相依为命。哥哥大学毕业后,她来到城里,摆了个鞋摊。鞋摊生意好。和他结婚后,他不让她去摆摊,说让她管家照顾女儿,挣钱钱养家是男人的事。家庭主妇做了十几年,如今……她精心地打扮一下,八点钟她去了哥哥家。哥哥在公安局工作,是城管派出所的所长,平时工作特别忙,只有双休日在家。

来开门的是她嫂子,嫂子穿着睡衣,头发有些乱,看样子她刚刚起床。嫂子不冷不热地说:“来这么早有事吗?”

“我想找我哥,他让我在离婚协议书签字,如果不签,他们永远不让我见燕子。”她在沙发上坐下,眼眶有些湿。

“他们还是人吗?到她们家这么多年,没功老也有苦劳吧!没房子住大街,这个字绝对不能签。”嫂子非常认真地说。这时一个中年男人走出卧室,他穿了一套蓝色制服,好像要出门去,他看一眼坐在沙发的她,然后说让她先等等,说他抽时间找个侓师咨询一下。他说重点是希望他们两人配合好给孩子治病,而不是离婚。说完他出门了。她也跟着出门了。

一年后,燕子的病又重新复发,不久离开人世。病危前两天,她去医院看望女儿,女儿骨瘦如柴,由于化疗的副作用,头发全部掉光。她微睁开双眼,有气无力地说:“妈妈,再抱抱我吧!”然后昏迷过去。

她抱着女儿泪如泉涌:“燕子,如果你死了,爸爸和妈妈咋活。阿姨离开了你奶奶家,你爸欠那个阿姨很多钱。燕子……”

两年后,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出生,是个七斤重的男孩。而那时,他们都为女儿的病急昏了头,闹出了一些离婚纠分。现在在那个小家庭里,她和儿子每天盼着他早点回家。

共 208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写的是一个女人的命运。她的婆婆逼迫她的丈夫与她离婚,让她的丈夫另娶他人,就连生病的女儿都不让她看,还偏执地教育她的女儿。她在女儿病危的时候,想尽了办法,以基督教徒的偏方来给女儿治病,收效甚微,却有了一线生机。她坚持没有离婚,最后,生活终于有了突破,虽然女儿没能逃脱死亡的厄运,可她却又和丈夫和好,并生育一子,生活也有了盼头,总算雨过天晴。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编辑:尚林夕】

1 楼 文友: 2016-11-16 09:1 :57 您好,请注意 的 地 得 的适当运用;请注意 哪 那 之分;请注意 他 她 之分。另标点符号错用不少,已尽量修改。感谢赐稿,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2 楼 文友: 2016-11-16 10:54:25 谢谢林夕指教修改,祝快乐开心。冬天好。 素心若雪,爱我所爱,静写流年!

西安癫痫病医院费用
大庆治疗白斑病费用
龙岩白癜风好的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大庆治疗白斑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