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州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迁徙的麦田

发布时间:2019-10-09 21:53:32 编辑:笔名

  迁徙的麦田

  □陈爱军  记忆中无数个阳光绚烂的正午穿过麦田,迁移而来。带着土地的滋味,带着生命喧嚣里最地道的原色。风过麦田,麦浪有节拍地翻腾,金属般铿锵的声音,自远而近,又由近而远,最后弭于一片静寂。  我常站在这个城市的玻璃窗前,四周是紧紧包裹着的高楼,脑海中幻化出成片壮观的麦田,似乎从悠远的田野迁移而来,闻着那涩涩的幽香,一切的烦忧便会随着白云悠悠而逝。  在春天的某个夜晚,小虫子偶然一两声的鸣叫之后,人们能明晰地听到小麦拔节洪亮的声响,在暗夜里此起彼伏弥散于整个世界,把躁动和不安的春夜微熏成醉。麦穗吐着新绿,没有了叶苞的约束,细长的矛头直指着蓝色的天空,阳光格外热烈,如火的温情把麦田的热情点燃,世界成为翠绿,赤裸着双脚踩在简直被太阳晒得软化的土地上,皮肤温温痒痒的,觉得比母亲的手还要舒适。  麦田翠绿且清爽,分发着泥土的芳香,给我留下生命里最初的狂欢记忆。每年的这个时分,我都毫无例外是麦田里最忘情奔跑的无数个孩中的一个。我和小同伴们一同在麦田里互相追逐,纠缠扑打。鼻青脸肿是常事,一切都出自孩童自在撒欢的本能。后来当读到美国作家塞林格的《麦田守望者》,他作品里那位温和的小哥哥,面对麦田站在崖边,伸着臂膀,显露一脸的早熟与悲天悯人的神色,劝止着跑到悬崖边的孩童。这种人物,想来竟是那么的亲切。  初春的麦田,像一湖碧水,柔风悄但是来,整个麦田便爬动着千万条细浪。在绚烂的阳光下,如开阔的湖面那样泛着令人心醉的光辉,像一幅绝美的天地画卷,在这嫩绿的背景上,低头弯腰耕事的农人才是她们的主角。  在我异乡异地梦里,背景永久是麦田。无数个不眠之夜,父亲似乎就站在我的身旁,点着手指头对我说:这个时节你回来啊,回来帮家里收割。我回家常会贪恋的站在麦堆前,捧起丰满瓷实的麦粒,再让她顺着手指缝渐渐泄下,一种叫做幸福的觉得麻醉了全身。  在分开麦田的无数个日子之后,我开端学会了想象爱情。  我关于爱情的向往源自于关于一幅画面上麦田的想象。原木筑成的小木屋嵌陷在一片金黄的沃野上,像极了童话里的屋子。宽宽的房廊里端坐着威猛的狼狗,烛光摇曳,垂发的妇人摆弄着带露的野雏菊,三五个跟在身后拾麦穗的孩子……  又或者是在又长又缓的青草坡上,竹篱笆隔起了一座黄泥茅屋,黄泥屋内暖和的灯光柔柔的召唤;屋后疏竹千竿滴雨成诗,屋前碧草青青白鹅悠悠,篱笆上牵牛花开得宁静又热烈……  这样的爱情形式在我寓居的城市里更多的时分只能写在纸上。只是它偶然来的时分,带着一种质朴的画感,光明简单朗净没有声息有长远的旧旧的滋味。它来的时分,就好比典雅的歌声缥缥缈缈,从天堂流下。它来,沉寂就也来了。如一杯清茶,碧黄的叶子在水里伸展,茶水却已然温凉。又或者是麦田里绽放的野花,孤单而又热烈。  在一遍又一遍的记忆中,我像一个农人,蹲在麦地里,欣喜地看着本人的麦子一天天泛青转黄。那个照射麦田的斜阳颜色越来越浓,光辉万丈地照亮着我的人生之旅。  于是我就会又一次站在这城市的边缘,梦想着那召唤了千百遍的麦田迁移而来。

合同纠纷
民生风情
游戏